您的位置:首頁 >走進高平>長平文藝>詳細內容

秋天的味道在家鄉

來源:山西高平 發布時間:2019-10-28 【字體:

  我是一名80后,出生在建寧鄉李家河村。我的童年時光是在村邊的田野、土塄、山坡中度過的……1999年外出上學,從那時起,和家鄉的距離越來越遠。后來又在城里安了家,家鄉的很多味道便漸漸淡出了我的記憶。

  記憶中的家鄉,一年四季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面,尤其是秋天的“搶秋”。秋收的那幾天,村民們都是天蒙蒙亮就起身來到玉米地,午飯也常常在地里解決,晚上八九點還能聽見三輪車滿載玉米回家的聲音。收完了主力軍莊稼,還得忙著拾掇那些豆豆顆顆。以前的農村冬季菜品主要是土豆、蘿卜、老酸菜,這些全都是自家田地里生長的,由于秋收的所有程序全靠人工完成,所以前前后后往往要忙上小二十天,我們小孩子最高興的是摘酸棗,大人們忙著掰玉米,也顧不上理會我們,我們爬到塄上,借助鐮刀,勾過來一支酸棗枝,邊摘邊吃,那感覺真是其樂無窮。那會兒的孩子遠沒有現在這些孩子這么嬌氣,摘酸棗時,常常被圪針扎到好幾根指頭都流血,刺毛蟲蟄得手上火辣辣的,這些全然不在意,一味的樂在酸棗的酸甜中。現在想想,許是那會兒的水果太匱乏了吧。

  今年的秋天是在家鄉度過的,我便又實實在在地體會了一次秋收。由于夏季雨水極少,莊稼嚴重干旱,玉米大量減產,收起來沒有像往年那么費力,大家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緊張辛苦,但程序還是和小時候一樣,只是現在的我吃過了各種水果之后再沒有去摘酸棗!

  已是深秋時期,再有兩天就是霜降節氣,早晚氣溫已經很低了。早上六點,天還沒有完全亮,我起身出門,明顯感覺到了絲絲冷意。農村的這個時節,早晚室內也會覺得有些冷了,特別是前些日子連續下了幾天的雨,越發覺得濕冷。走在路上,看見幾戶人家的煙囪冒著煙,那些年老體弱的人抵抗不住寒冷,便已生起了煤火。說到煤火,我的思緒又飛回了那些年的秋天。當我們家刨回紅薯后,最期待的就是烤紅薯了,大概也是在這個時候吧,家里剛生了碳火,把刨回來的紅薯放進爐膛里,不一會兒,紅薯味兒便滿院飄香。現在想來,那才是原滋原味的“烤紅薯”。

  可能是濕冷的原因吧,路上的人極少,只有環衛人員在打掃道路。他們遠遠就熱情地向我打招呼,并沒有因為我常年不在家而變得生疏。或許這份熱情萌生于我的童年時期,不論我走多遠、走多久,她一直都在……

  走出村口,天已完全亮了。走在通往建寧的這條古老的路上,我心里想,今天一定要認認真真地走一回!路邊的田野鋪滿金黃色的玉米秸稈,近幾年,村民都將秸稈二次利用,才能看到這種景象。路兩旁的楊柳偶爾掉落幾片枯黃的樹葉,但放眼望去,薄薄的煙霧中,還是一行清晰齊整的青綠色。我記得這些樹的樹齡有近三十年了,如果沒有這樣的年歲,定是抵擋不住這時節的寒風的,樹葉早已掉落一大片了。我撿起一片樹葉,望著發黃的葉片上清晰的葉脈,它和父親的手掌很相似,枯老而蒼勁,經歷了烈日的曝曬、暴雨的澆淋……我走近一棵樹,輕輕地撫摸樹皮,頓時有一種溫暖由指尖流向心間。我慢慢地倚靠近它,就如靠在了父親渾厚的肩上,又似依偎在親人溫暖的懷里,不知不覺,我的眼眶濕潤了。

  太陽出來了,薄霧漸漸消散,路上的車輛和行人多了起來。我踱步走回村里,不經意間,濃濃的菊花香撲鼻而來,原來九江宮門前曬著很大一片摘下來的山菊花朵,淺黃色的小花朵在陽光下格外耀眼、分外清香。這些原生態的菊花曬干之后是極好的中藥材。

  既然走到了九江宮,定是要進去看看的。九江宮的西屋是我們村的支部和村委會,村干部正在研究今年的一項新惠民政策,詳細詢問后得知,田間道路要整修,正在聯系機械化粉碎秸稈事宜,還要給老百姓發有機肥料。聽聞這些,我不由得心生贊意,家鄉的發展近幾年越來越好,就像這收獲的秋天。

  秋天是文學家寫下的“妙筆生花”,秋天是美術家描繪的“水墨圖畫”。在我看來,秋天不僅有詩情畫意,更有一種情懷,一種味道。這種味道蘊含在對親人的懷念中,流淌在父親的牽掛里,扎根于跳動的心靈間……(李曉麗)

本頁二維碼

【打印正文】
赚钱方式四象限演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