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 >走進高平>長平文藝>詳細內容

抒懷姬氏民居

來源:山西高平 發布時間:2020-07-22 【字體:

  遍布全國各地的歷史名人故居很多,十有八九是近現代為發展旅游所重建,更多是為了紀念一個文化現象,甚至是為了獲得財富。它們大多是3A或4A級景區,極少數能成為省級、市級文物保護單位。對比的話,僅有正屋三間、占地不過半畝的姬氏民居能評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,不禁令人詫異。論材料,它只是當地普通的砂石青石磚木;論技藝,也只是北方多見的抬梁式結構,并不精細;論工匠,不是出自名家之手,只是鄰村馮大馮二的拙作;論人文,主人僅留下了姓氏,默默無聞不見于史籍,但它入選的理由很簡單:它幾乎原樣地站立了700多年。

  人類在解決了吃飯問題之后,就為解決住房問題苦苦追尋。從“有巢氏”開始構建巢穴,到杜甫發出“安得廣廈千萬間”的祈求,再到新中國成立為貧苦農民分地分房,“安居夢”一直是無數家庭夢想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建筑受限于材料、技藝以及社會環境,也難逃“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”的命運,皇家建筑可以舉全國之力重建修繕,豪門大戶能耗巨資翻修改建,佛寺道觀自有信徒修士布施維護,它們往往能長期存在,那些民居就沒有這樣好的機遇了,先天不足、后天失調,如同塵埃草芥一般,很容易便在水火災害、地震兵燹中損毀消失。站在陳區鎮中莊村姬氏民居面前,你不由得產生一種復雜的想法:同一時期的南北民居何止數十萬座,它是怎么站立到現在的?也許,建筑正似“演化論”中的生物,被建造起來的時候,大家都是同樣的,甚至基礎好于姬氏民居的民居多得很,但卻面臨不一樣的主觀、客觀地環境,有的自然損壞了,有的毀于水淹火燒了,也有的被意外發跡的后代翻修了……七百年中無法意料的境況太多了。但畢竟是它成為了孤例,我們還必須考慮它內心的堅守。

  姬氏民居建在一個高42厘米的砂石臺基上,平面呈長方形。建筑構架為抬梁式,面闊三間,進深六椽,懸山式屋頂。柱子為砂石鑿成,柱頭使四鋪作斗栱,無補間鋪作。屋門開于明間,即正中心,但后退了一廊,與內柱成一線。兩次間與檐柱齊,各開有大窗戶一個。屋頂舉折平緩,沒有五脊六獸,僅使用一條陶質捏花正脊。整個建筑留給人的印象是:嚴整簡潔、古樸穩重。幸好門墩石為它留下了出生證明。門墩石為青石鑿成,露明部分飾有線刻纏枝花卉與如意花邊,這是高平石匠至今還常用的裝飾花紋。左邊門墩上豎刻著兩列23個1.5厘米見方的小字:“大元國至元三十一年歲次甲午仲□□□姬宅置□石匠上黨郡馮□□、馮□□”。至元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年號,至元三十一年為公元1294年,這時元朝已經統一全國,北方過上了安定的生活。陳區鎮煤鐵礦藏豐富,唐宋以來便盛行開爐煉鐵、鍛制鐵器,這里毗鄰鐵器交易重鎮蔭城,鄰近南下河南的太行白陘,應該算是古代坐擁資源、面向要道的冶鑄園區了。姬氏民居的主人也許是園區的一個小業主吧?掙了一些錢,開始營造家園。他家財不多,只能請來周邊小有名氣的工匠就地取材。砂巖耐潮,于是打鑿平整做成了臺基、鑿成了柱子;山上已經沒有了挺拔直立的大樹,只能用村邊的歪脖樹做梁,費心處理好角度,彎梁反能像橋拱一樣向兩端傳遞重量;木柱就嚴實地包在墻里,既能承重也避免了日曬雨淋;陶質的正脊防風防雨防雹,為屋頂構筑了堅固的防線;門窗粗獷簡約,雕花體現了主人對幸福生活的向往,略施雕刻也保證了門窗堅固耐用。在當時這應該是一所居于中等的民居,但它無疑凝聚了主人的愿望和工匠的智慧。

  沒有人知道它這725年是怎么度過的,也沒有人刻意去追問,但我卻知道這其中的種種艱辛。在它建成不到三十年前后,它就遭遇了兩場地震。據縣志記載:大德七年(1303)八月丁亥夜半,地震如搖櫓蕩槳狀,官舍民廬壞者無算。大德十一年(1307)四月庚戌自午及申地震,如舟將覆,三日乃止。地震中它肯定有過一絲慌亂,可是看到室內酣睡的主人,它立刻有了“庇護安全”的責任感,它靠著自己結實的砂石地基,靠梁柱的相互牽拉,硬挺著沒有倒,畢竟它才三十年,還很年輕。而當嘉靖五年(1526)、萬歷十三年(1585)地震再度發生時,它已經無所畏懼。

  永樂十二年(1414)八月甲子,淫雨如注,平地水深三尺,溝澮皆盈,漂沒田禾殆盡。這時它已經是百年民居了,陳區地勢較高,再倚仗高近半米的石臺,它又挺過了多次的暴雨傾盆,一次次讓家人感受到了“風雨不動安如山”的安全感,更加增進了對家的依賴。成化二十年(1484)歲大饑,民多疫死,生者至相食,民間十室九空。而這樣的饑饉、疫病甚至匪亂每隔十來年就會發生,無論興亡,民眾總是苦不堪言。不知道它的主人是否也遭到了種種的威脅?也許它的家人生病故去了,好幾次被土匪掠奪一空,一次次瀕臨絕望、痛哭失聲,它還是默默地站在那里,它知道:一切總會好起來的,生活總要繼續,那它就要繼續為他們遮風擋雨、庇佑安全。

  萬歷十三年(1585)五月壬寅,冰雹如杵,自縣郭及南鄉二十里間禾黍一空幾為赤地。從方位上看,它可能躲過了這一劫。萬歷四十八年(1620)五月廿三日酉刻,冰雹大者如杵如升,城內外房瓦俱碎,數年猶未補全。父老相傳,從來之冰雹未有如此之慘也。乾隆二十年(1755)五月,大風拔木、降大冰雹,有人被冰雹擊斃。翠屏山二仙廟中鐵香爐被風吹起與檐齊,盤旋數匝而下,碎之。不知道它是否還記得那些驚魂的時刻?幸好它陶質的正脊足夠堅固,一次次挨過了冰雹的錘擊。也許,它的主人及時為它補齊了板瓦,才免除了屋頂被雨淋導致墻倒屋塌的連鎖反應。也有很多次,它覺得自己很累了,想躺下去休息,它太孤獨了,想讓那幾只麻雀住下來,聽聽它們的呢喃細語??墒撬峙缕茐牧宋蓍?,怕房子里的人流離失所,一次次拒絕了麻雀的請求。它好像一個禪定的高僧,靜靜地待在那里,告訴人們什么才是“壁立千仞、無欲則剛”。

  725年,它經歷的故事還有很多,它的年輪里寫滿了人世間的災難與不可磨滅的對幸福的向往。直到它被列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,住戶終于搬了出去,房子空了,也許它真的完成了使命,可以休息了,可它依然站立著。它說:沒有一座房子是自己倒下的,苦難更是不能忘卻的,我還想見到更多的人,告訴他們我的故事,激勵他們去創造更美好的生活!2013年,國家對佇立700余年已經殘損的姬氏民居進行了全面修繕保護,它像725年以前剛落成那樣,再次嶄新地呈現在世人面前。

  真正的夢想是顛撲不破的,經歷風雨也終將迎來彩虹。姬氏民居,感謝你告訴了我這么多……(申小鋒

本頁二維碼

赚钱方式四象限演讲 黑龙江省福彩22选5综合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英国赛车3分钟官网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 越南河内5分彩提前开奖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控 青海11选5走势图 网赌北京快乐8有输的人吗 期货配资网站 广东11选5精准计划网